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樵父

适应新常态要先认清新常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又是萢儿成熟时(转)  

2009-06-01 21:48:44|  分类: 转载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海天贝贝又是萢儿成熟时(转)

又是萢儿成熟时(转) - 海天贝贝 - 海天宝宝

 

  题记:本来最近想写一篇关于我家乡野萢儿,就是野草莓的文章。  刚好在老乡白猿髯客的博客里看到他写的《又是萢儿成熟时 》,文章图文并茂,甚是精彩,看了觉得很是亲切。既然有现成的美文,我就可以偷懒了,在征得老乡同意后,转发到我的博客上。

野萢儿一般在五月初到中旬成熟。06年回老家时,赶上了野萢儿成熟,和女儿在老家狠狠地吃了一季;07年回,五一前走,还差几天野萢儿熟;08年未回老家;今年回,虽然是五月初走的,但由于今年气温一直较低,野萢儿熟得玩,还是没赶上。我走后的几天,姐姐在电话里说,有卖萢儿的了,可惜你又没赶上。

倒是在走之前的几天,我还拍了萢儿的花和结的小小的褐色果子(见我博客首页照片)。记得小时候,萢儿成熟时,山上一大片一大片白茫茫的,放学后,就一边吃一边摘,这是我们这个季节最开心的事。现在,家乡的萢儿也少了许多,要走到很远才能摘到。大多都是买现成的来吃。我妈妈会把萢儿捣碎,放少许糖,和面在一起蒸萢儿馒头,淡淡的清香,甜丝丝的,还带着淡淡的酸。姐姐前几天还在电话里说:妈又给我们送萢儿馒头来了!我就在电话里抱怨:你们倒好,我都吃不到!

上图是06年女儿在外婆家,我们带她去摘萢儿的照片。看着女儿的照片,突然想起妈妈以前常讲的一件我小时候的事:大概我三四岁,一次妈妈带着我去摘萢儿。一个较为平整的地,长满了萢儿。妈妈对我说,就坐在这吃萢儿,别动啊。然后妈妈在一边摘。只听见“咕噜噜”一声响,只见我已离开平地往斜坡下滚去。妈妈大惊失色,正吓呆了之间,一颗树拦住了我。这件事情,在以前萢儿成熟的时候,一吃萢儿,妈妈就要讲。

 

 附白猿 髯客博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萢儿成熟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个星期天的正午,我带上几个小孩去后山上摘野萢儿。野萢儿就是草莓,草莓就是人工培育的萢儿,我们陕南人管叫萢儿。野萢儿有好多种,白萢儿、红萢儿、刺萢儿,当然最好吃的还是白萢儿。红萢儿路头路脑极常见,又叫“鼻血萢”,我小时候常吃,多遭祖母斥责,说什么吃多了红萢儿流鼻血。刺萢儿结在荆棘上,自然好吃不好摘,只好望萢儿兴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萢儿成熟时(转) - 海天贝贝 - 海天宝宝

每年五月,丘陵浅山的荒草地里,便随处可见一片片匍匐于地的开着黄花的萢茎蔓儿。等长到花蒂脱落时,“丑小鸭”一般青黄的萢儿果露了头,随着几个毒日头过后,萢儿一天一个样,很快就被催熟长大了,变成了粉嫩银白的颗粒,椭圆如小拇指肚大小。这就是的白萢儿。在一片绿色草茎中三三两两一串串,娇滴滴、嫩笃笃的白萢儿,白得耀眼,香甜袭人。捧一些在手,皑皑粲粲,犹如雪景在握;摘几颗放进嘴里,不嚼即化,甘甜微酸,齿颊窜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萢儿成熟时(转) - 海天贝贝 - 海天宝宝

吃萢儿,其实吃的是那份野趣。设若没有了山野味儿,单用它来果腹,未免暴殄天物。那天上山摘野萢儿,几个小孩在我的引导下,着实将那些还没怎么成熟的萢儿茎蔓一一“检阅”,只是阳光太毒,晒得我们已没多少心思漫山遍野寻找大片的野萢儿,只好将就着在眼见的一两处摘了一些,吃几口,过了一把嘴瘾,赶紧回撤,就这样有孩子还是被暑热击倒了。

没有摘到野萢儿,只好退而求其次,上街去买萢儿。其实街上早有卖萢儿的农人,多为村妇,每逢周末也有小学生加入其中。在卖萢儿的那一溜街区,每人面前放着的不是铝钵,就是“笆笼子”(一种竹篾编成的小笼篮,圆口、细颈、硕胸壮腰,颇像山野村夫村妇)。“笆笼子”里盛着的野萢儿有红有白,颗颗珠玉、粒粒饱满,煞是可人,真所谓嗅着香甜早醉人,不用进口已垂涎。此时你若偷偷咽唾沫,我很理解,这不是丢人的事,毕竟馋嘴是人之天性,本来的欲望使然也。

一个雨天,我从街上走过,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怀里抱了一“笆笼子”白萢儿迎面走来。小姑娘衣服淋了雨,清秀的面庞,怯生生的眼神,楚楚可怜。我看着小姑娘踟蹰的脚步,忽然想到了小时候自己卖5分钱一斤西红柿的情景,心里顿生怜惜。

“小姑娘——!”我叫道。小姑娘明显慢下脚步,但也没有及时转身,待我补充说:“萢儿卖吗?”小姑娘这才转过身,匆促看我一眼,忙低下头,点点头,并“嗯”了一声,一绺淋湿的头发垂下来,和着紧张凌乱的眼神,内心的羞怯慌乱可想而知。

小姑娘卖的萢儿不是最好的,颗粒不大,也不白,甚至有几粒已稀软蓉烂了,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了那一“笆笼子”野萢儿。小姑娘没有食品袋装,我去找了一个袋子装好野萢儿,把5块钱递给了她。此时的她似乎长吁一口气,脸上多了几分鲜活的喜色。我问上几年级了,答说五年级。我问这几天好摘吗?她说快过时了,跑了好远的山路才摘得的。我夸她真不简单,她忽然一脸光辉地说:“叔叔,我摘萢儿卖钱是为了买牛仔裤,我要在六一儿童节穿上新牛仔裤表演节目!”我心里一下子酸酸甜甜,夸她几句并祝节日快乐。小姑娘浅笑笑,绕过一处水洼,跑远了。望着小姑娘远去的单薄背影,看着她手上拎的空“笆笼子”欢快地荡着“秋千”,我的心也欢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萢儿成熟时(转) - 海天贝贝 - 海天宝宝

阳历五月接近尾声,野萢儿也到了这一年的末季,看着市场上越来越少卖萢儿的村夫村妇,忽儿想:依靠土地的农人是有福的,起码大自然给予了他们丰厚的恩赐,只要不怕吃苦,手脚勤快一些,美好生活即在“掌”握。

(备注:吃萢儿须知:一是要有耐心,不能性急;二是不管摘的还是买的,都需要自来水快速冲洗;三是放在碗钵里,撒上白糖放一夜;四是翌晨先畅吸一气夜里逸散满室的萢香;五是用调羹舀吃;六是送口内品咂良久,再嚼咽。噫嘻,什么叫神仙享受?只有自己体验,不饶舌了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